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4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刘邦奇侧着脸,以手抚摸耳际──那个人还强吻着自己的颈际,粗暴而张狂!
天啊,就算现在回想,都觉得全身莫名发烫!
或许,真的应该去试试的……只要一次就好,无论如何,至少要创造一个生命中最深的秘密与回忆吧!
****
刘邦奇穿著轻便,坐在和室泡着茶。
自从去年父母全搬去和大哥住,这近四十坪的屋子就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洗完澡,独自品茗,对他来说已成了近年来最舒畅的习惯,只是今天他多了一个伴,但,不是陈娉婷,而是藏在他体内,来自一个陌生男人的情欲。
在喝了第一口茶后,刘邦奇看到了手心的号码,事实上,它早该在淋浴时被冲刷洗净,不过自己却莫名其妙,小心翼翼的保存了它。
「我可以进去吗?」一个柔和的女子声响起,打扰了他的思绪。
刘邦奇回过神,差点站起来相迎,「啊,可以,当然可以,请进。」
陈娉婷淡淡笑了笑,走进和室,在他手边跪坐下来。
洗完澡的她,彩妆尽卸,反而显得清秀柔媚。
「都不知道你喜欢泡茶呢!」
刘邦奇点头笑着,急速的倒了杯茶给她,却不知如何回话。
「嗯……最近工作很忙吗?」
「还好……」
「今天加班吗?」
这让刘邦奇的思绪,瞬间奔回那阴暗狭窄,却风情无限的防火巷,「呃……我……咳,嗯,是啊。」
「真辛苦!」
刘邦奇发觉自己完全无法与她对视,只能拿着抹布拚命擦拭桌面,然后检查身畔,烧水用的酒精,装着忙碌的模样,直感觉手心的数字快要被水气抹掉时,才忙仔细瞧一眼,暗自将它背诵下来。
陈娉婷浅酌一口茶,不动声色的笑道:「女的吗?」
「啊?」
她指了指他手心的号码,「这电话号码是女人的吗?」
「呃,男的。」
陈娉婷脸上谨慎的线条瞬间柔和起来,她嫣然一笑,对自己的质问感到抱歉,却不知刘邦奇对这狡猾的答案,深感罪恶。
第二章
    堪称装潢得金碧辉煌的男厕里,约有三间座式马桶,其中一间正传来阵阵催吐的声音,洗手台前,两个穿著时尚的男人,边整理自己的仪容,边相互示意,对着那声音露出无声的冷笑。
不一时,一个男人也冲了进来,一脸严肃的问着他们,「Altair呢?」
两男人努努嘴,把目标指向那可怕的声音。
「好,你们两个先出去吧,『竹厢』那五个女人先帮忙挡一下。」
「我们?那也要看那些女人愿不愿意啊!」其中一个故作夸张的叫起来。
「就是啊,人家指名道姓就要天鹰座红牌Altair呢,我们去,不被人轰出来!」另一个也撇嘴凉凉的笑着,「我看你叫他吐完再进去吧,搞不好等等又帮他开五瓶酒!」
「好啦,好啦,你们两个先出去!」男人挥挥手,不再理会他们的冷嘲热讽,径自转进酒气冲天的厕所间。
这男人是天鹰座的管理者兼男公关,黄建明,艺名Leo。
才推开门,就见到丘晨星狼狈不堪的坐倒在马桶旁的地上,头后靠,双手垂地,合身的衣服早扯得乱七八糟,一张脸红到脖子。
黄建明蹲下身,关切的轻拍他面容,「怎么样?好一点没?」
丘晨星闭着眼,呼吸间还散着浓浓酒气,好半天才哑着声,「你、要不要……给人灌个两瓶Hennessy看看?那个……三八今天根本存心找我碴,拉了四个姐妹来,却只点我一个!」
「谁要她每次请你吃宵夜,你都不要?」
「我为什么要?她自己是干哪行的,她喜欢给人勉强出场吗?」
「你就知道她是同行,平时给男人糟蹋了,才会来我们这里泄愤嘛!」
「她不爽就来找我们,那我们找谁去?」
「好啦,好啦,你快整理好把她们好生请出去吧,不然她们又开酒,你今天就等着送医院了!」
「本少爷现在休班了!」丘晨星大吼一声,摇摇晃晃站起来,「我要回去了,你自己叫她们滚蛋!」
「好好好,那你起码去跟他们打个招呼,不然下次又来报老鼠冤,其它的我帮你摆平。」
Leo算是了解他,知道他嘴上这么埋怨,但往往还是会将局面弄到平静才撒手,因此只能顺其意的安慰。
丘晨星不答腔的推开Leo,可走没两步就攀倒在洗手台前。
「妈的!根本……站不起来……」刚刚奋力清醒三分,现在酒气全冲向脑门,丘晨星发觉自己快失去意识。
Leo撑住他,让他得以靠着自己站起来,「算了,算了,我叫阿彬带你回去,我去跟她们说你倒地了……」
丘晨星一听到这句话,仿佛获得大赦般,整个人放松下来,只是连话也说不出了。
****
丘晨星迷迷蒙蒙的睁开眼,发觉自己正躺在一辆车的副座上,他吃力转脸,见叶建彬已把车子熄火,朝后座拿东西。
「你醒啦?」
「醒了也没……屁用……一点力气也没有。」丘晨星用尽力气撑起身,头疼欲裂。
「我刚刚顺便帮你买了几瓶解酒液,」叶建彬拎着一个便利超商的袋子,下了车,绕到副座开门,揽着丘晨星下车,「算你倒霉,遇上那几个女煞星!不过,你就想,她们帮你买了全场,又开了那么多瓶酒,赚翻了吧!」
丘晨星几乎整个人靠在他身上,酒意浓厚,已完全不想搭腔。停车场在他所住的大楼地下室,因此直接坐电梯就上了楼,免去了吹风受冻的痛苦。
出了电梯,丘晨星不得不一手攀在他身上,边走边掏着钥匙,却听到叶建彬轻声讶异着,「啊,深泉之草!」
一时间,丘晨星还没反应过来,待俩人像连体婴般走了两步,他才惊醒般的想起刘邦奇。
果一抬头,便见他坐在楼梯间的楼梯上,在见到他们俩人后才站起来。
「Ben!」丘晨星想快步迎向他,可是身体不受控制,走了两步就腿软,叶建彬忙拦腰抱住他,「喂,小心!」
丘晨星不得不攀着他,快步走过去,同时强忍住满腔酒气,「你、你怎么来了?」
刘邦奇匆匆瞧了叶建彬一眼,牵强一笑,「我想,我应该先打个电话的……」
「我一直在等你……」没等丘晨星醉言醉语的说完,刘邦奇已截道:「今天也很晚了,我先走了,你们好好休息。」
丘晨星怔怔瞧着他快步离去,想到他或许误会了自己和叶建彬的关系,忙道:「啊……Ben!」
丘晨星扯开叶建彬的扶持,颠颠倒倒的追过去,刘邦奇却已进入电梯。
「Ben!」
「Altair!」叶建彬没能反应出现在的情况,忙跟上前,待见他拚命按电梯钮,接着竟想从楼梯冲下去,才急急地抓住他,「你别走楼梯啦,会跌死!」
「你走开,我一定要去跟他解释一下……不然他下次……就不会来了!」
「唉哟,他不是知道你在干哪行吗?难道喝个酒也要解释!」叶建彬一直没能进入状况,七手八脚,硬把他拖进走道,直奔房子,「有什么事,打个电话再说,你这样出去吹风,包准吐到胃出血!」
「你、你白痴啊……他、他误会了啦!」若是平时,丘晨星一挣就开,现在被他一抓,怎么动也动不了。
「误会什么?」叶建彬抢过他手上的钥匙,将他拖进屋里,摔进沙发。
「他、他刚一定以为我带你回来开房间啦!」丘晨星急得脸色更加艳红可怕。
「那就让他以为啊!」叶建彬突然醒神,居高临下,双手盘胸,睨着他,「什么时候你和那深泉之草的关系,已进展到他会在意你这些鸟事了?」
这话像箭般,狠狠刺中丘晨星的心门,让他有种豁然酒醒之感。
「你──」
「你是恋父情结啊?」
「喂──」
「喂什么,喝吧,白痴!」叶建彬自塑料袋里拿出解酒液给他,「我说你啊,最近魂不守舍,原来真的迷上那家伙,拜托,你要挑也挑个年轻一点的,他再多几岁就能当你爹了!」
「呸呸呸,什么当我爹,他还年轻的很,他是成熟、稳重……」
「重点是,管他是成熟还是稳重,他妈的都要结婚了,你最多是当他婚前回忆或婚后消遣,怎么,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下贱了?」
「王八蛋,你这样打击我很爽吗,我的心也是肉做的,会痛耶!」丘晨星大吼一声。
叶建彬撇嘴一笑,「痛啥啊,你是第一天做这行啊,再一个半月就满三年了,还这么放不开?何况是个路人甲!」
「他、他不是路人甲……」丘晨星虚弱的响应。
叶建彬瞧他这如垂死般的反应,又好气又好笑,「总之,你别忘了,做这行,有三个要硬,下面要硬,胃肠要硬,心更要硬,不要这么没出息!」
「对啦,对啦,我就是没出息,可以吧!」丘晨星翻身倒在沙发上,满脑袋的酒气都快被他气醒了。
「你是我带进来的,我这样说也是为你好,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