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24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苏饷瓷琛蛘咚担约憾运饷茨还匦模。
「妈的,不会又给我喝酒吧!」叶建彬在身上翻找出一串钥匙,挑了其中一根,然后朝着他若有意谓的看了一眼,刘邦奇登时明白,他之前顾念自己的立场,不想拿出钥匙,但现在事态紧急,只好逾越了!
刘邦奇送给他一个理解的微笑,心里却不舒服至极,然而,更糟的却还没完。
两人一进去,屋里果然飘散着浓浓酒气,叶建彬登时失了理智,不再理会刘邦奇的存在,自顾冲到丘晨星房里。
床上没人,浴室却开着,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,待叶建彬走进,发觉丘晨星全身发红,双目紧闭,赤裸裸的摊在浴缸里,而莲蓬头高高挂着,正朝他洒着热水。
「Altair,Altair!」叶建彬拍了拍他涨红的脸颊,他只是含糊的应了声,浓重的酒气登时扑鼻而来,视线扫到浴缸边,放着一包剩余了一些白色粉沫的夹链袋。
叶建彬狠狠骂了一声,顾不了全身穿着讲究,手一伸就想从水里将他抱出来,突地手臂一紧,身后传来刘邦奇压抑的声音,「让我来。」
叶建彬心一跳,回头与他对视,气氛僵持一阵,最后终于一脸怏然的闪身出去。
尴尬的三人关系,令刘邦奇心乱如麻,一时间也理不清,直过一会儿,才捋起袖,伸手进水里将他抱出来。
一将全身湿淋淋的丘晨星放在床上,叶建彬随后就递上浴巾及吹风机,然后『识相』的走到一边,抽起烟。
气氛诡异,刘邦奇却知道这不得不承受,只专心帮丘晨星收拾着,最后,实在忍不住心中蠢动的疑虑道:「Altair……他……常常这样吗?」
「你是说喝酒还是嗑药?」叶建彬淡淡反问。
他喝酒,刘邦奇能体会,但他会去嗑药确实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「他、他一直会去吃那种东西吗?」怎么自己完全没发觉呢?
叶建彬深深看了他一眼,「本来没有,半年前开始的,嗑过几次都被我发现……后来我不放心,干脆搬来和他一起住。」
这算是解释了当初他们为什么同居吗?而他带着责怪的目光瞧自己,难道……Altair是因为……刘邦奇怔怔而立,不敢往下想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吹风机的声音停了,丘晨星已盖上被子,安稳的躺在床上。
叶建彬拿起手机,走到一边,不知对谁凶狠的发飙着,隐约听来,好像是在骂那个人拿了这些毒品给Altair,然后就是不断威胁要他好看之类的。
直到此时,刘邦奇才能坐在床边,静静看着全身发红,呓语不断,昏迷不醒的他。
「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情份?」不知何时,叶建彬僵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「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精神慰藉,麻烦你去找别人!」或许见他迟疑着,叶建彬顿了顿道:「你知不知道,自从你每周三来找他,他就像个疯子一样,情绪时好时坏,星期二可以整天开开心心,到了星期四,又像谁欠了他八百万……」
刘邦奇没有针对他的话做响应,而是抬眼与他四目相对,神情从未有的森然:「听说他姐夫被倒了帐,然后向他借了很多钱?」
「听你的口气,你好像不相信他说的话,」叶建彬冷嗤一声,「你就不怕我和他串通起来,一起骗你?」
「如果真的是这样……我只好认了!」刘邦奇深吸口气道:「我想知道,现在他身上到底背了多少债?」
不知为什么,这句话深深震撼了叶建彬,好半天才一脸忿然道:「不知道,大概七八百万吧!」
「这、这么多,」这个答案令刘邦奇有些吃惊。
「你结婚那天,他从那家餐厅回去,她姐就跑到他家来哭了,说什么他姐夫开的公司被倒了钱,然后他们为了周转,向地下钱庄借钱,现在人家找上门来要债,如果不还,会被五马分尸什么的,所以他那天就把身上的钱全交了出去,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好几百万……我看,他这几年存的都没了!」
「向地下钱庄借钱?公司都开了,怎么不会去银行借!」
「还说呢!他姐夫上个礼拜拎着两个六、七岁的女儿,跑到我们店里来找Altair继续借钱,Altair跟他说,他身上没有钱了,他竟然说,他做这一行的,要赚应该满快的!」叶建彬越讲火气越大,「妈的,好赚自己怎么不去赚,有本事,叫他老婆下海,不是更快!」
刘邦奇眉一皱,实在不敢相信有这种人。
「说到他姐那一家子,真的……你知不知道,之前就是他们这对夫妻大嘴巴,才把Altair在这做的事传回老家,搞得他家鸡飞狗跳,害他有家归不得,现在才又回来跟他叫穷,还叫他不能把这件事传回家里……真是一对……」
看来,若不是碍在事情牵扯到丘晨星,而叶建彬又实在不想在口头上伤害他,不然接下来的话恐怕更难听。
「那上个礼拜Altair又有再借他吗?」
叶建彬长叹一口气,「还不是Altair可怜他那两个小侄女,所以硬跟店里又调了一百多万……」
「所以他才又开始出场?」也因此昨天又惹上了那些煞星?
叶建彬瞧了他一眼,淡淡道:「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们这种工作,不过我们不偷不抢—;—;」
「昨天Altair让人袭击受伤,你知道吗?」
叶建彬瞪大眼,站直了身,忙不迭走到床边,才注意到他额头,嘴角果然还留有瘀伤,原来,刚刚他因为喝酒又泡热水,整个人红咚咚,所以看不大出来,现在退了热,睑上的伤份外明显。
「他……他怎么没跟我说!那他昨天……」
「他有打电话叫我去接他。」
叶建彬楞楞瞅着他,对于丘晨星没有向自己求救,心里颇受打击。
「这就是他这份工作的风险,」刘邦奇故意忽略他的错愕,冷静道:「每个人有自己的价值观,我只是不希望他再受到这些伤害……」
话一落,他看到叶建彬一脸不以为然,刘邦奇不禁心虚的瞥开眼,泛红了耳根。
这样的神情,令叶建彬明白,他刚刚根本是睁眼说瞎话。
或许他真的关心他工作所带来的危险,但不讳言,他更在乎丘晨星出外场!
这个警悟,让叶建彬又是安心,又是失落。
这段日子,因为刘邦奇的出现,他和丘晨星之间有了亲密关系,但是,哪怕自己用尽心血,付出一切,终是比不过这个每周三才出现的家伙!
「你们……在一起时,都不聊这些事吗?」叶建彬再度点起一根烟,企图让自己的心,尽量不要沉迷于这份要命的沮丧。
「之前不行……现在……或许可以了!」
「哦?」他不说『之前没聊到』也没说『之前没想到』,却说『之前不行』,这不禁令叶建彬万般好奇。
「我……可以离婚了。」
对,因为可以离了,所以可以给他一个承诺,可以离了,所以有权利……介入他的生活,关心他的一切,给他幸福了!
****
丘晨星坐起身,感到全身肌肉紧绷,大大伸了个懒腰后,才昏昏沉沉下了床。
当他双脚一落地,瞧着身上宽松的运动衣裤,登时想起自己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穿着,更不应该躺在床上。
他匆匆走出门,看见叶建彬坐在餐桌旁边抽烟看报纸,终于恍然大悟:「你来啦……」
叶建彬一听到他的声音,当场站起身,沉声:「你那包『冰块』哪里来的?」
丘晨星心一跳,神情闪烁,道:「我……就……」
「我问过杜明锋,他说没给你了!」
「唉呀……」
「Altair,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嗑这些东西是会上瘾的,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?每次心情不好,不是喝酒就是随便找人上床,你、你就不能……」叶建彬气到不知要怎么说,吐了好大口气才又道:「以后我没办法在你身边盯着,你千万不要再这样,不然……」
「喂,你干嘛啦,念就念,何必讲得好像生离死别似的……」丘晨星刻意耸耸肩,顾左右面言他:「啊……肚子好饿哦,你饿不饿啊?」
他转脸看时钟,凌晨两点多,不禁揉揉肚子道:「哇……我睡了四、五个小时啊,难怪这么饿,你要吃什么,我去买!」
突地,一抹熟悉的味道侵袭脑门,让他忍不住动动鼻头,四处张望起来,「阿彬……你有没有闻到一个……香烟味啊?」
叶建彬当然知道他指的是Davidoff,当场不耐的坐下来,「你是狗啊!」
「你今天是吃了炸药啊,火气这么大,好啦好啦,以后我不碰那东西了,我是想说上次有剩……」看着他的脸再度铁青,丘晨星忙挥挥手道:「啊,那不是重点,你、你有没有闻到—;—;」
「Davidoff嘛!那么一丁点的味道你也闻得出来,你的鼻子怎么长的?」
丘晨星脑筋一转,差点跳起来:「等等,你、你是说,Ben,他、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