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23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实在受不了为他牵肠挂肚的痛苦。
可是,现在想起来,那做法根本没有用,他只这么站在身前,对他的感觉全部都回来了!
丘晨星觉得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
心头莫名的气愤与苦楚,激得他拿起手机,胡乱的开始拨电话--却在叶建彬的声音在手机那头响起时,气急败坏的将它摔得老远。
「贱货!你这个贱货!」丘晨星抱着头,在床上缩成一团。
他气自己的轻浮,更气自己的意气用事。
在大声的疯狂咒骂自己一阵后,他想起那个看起来严峻,性情四平八稳的潘其钦;他的笑容那么清高,信心满满,总觉得什么都击不倒他似的!
他一定不会像自己一样,一情绪失落就拿肉体欢快来平衡吧?!
自己终究是幼稚不堪啊,这、这怎么给他幸福呢!
丘晨星越想越烦,却在同时,电话铃声大作,一接起来,叶建彬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,「Altair,你干嘛!」
「什么事?」丘晨星焦躁的回答。
「我才想问你,你刚打我手机,为什么一下子就挂掉?」
丘晨星望着躺在墙角的手机,意气阑珊道:「拨错了。」总不能说原本要找他上床吧?
「你还好吧?听你口气,要死不活的……」叶建彬顿了顿,道:「不会是那家伙跟你爽约了吧?」
「你在说什么,我、我要出去了!」
「等等,Altair!」
「做什么?」
「还是……我下晚场去陪你?」
丘晨星心一跳,忙道:「不用了!」
叶建彬冷笑一声:「你不要乱想,我只是看你要吃什么,带过去给你……没有别的意思。」
不知为什么,听他用这样的口吻说话,丘晨星的心却纠结起来。
过去,他表现得再明白,再坦承,对于他的情份,总能视而不见,为什么现在,反而异常清晰?
「不用了,偶尔清静一下也好,」丘晨星吐口长气,认真道:「我可以的……」
「真的吗?你不是最怕一个人?」
丘晨星怔了怔,哑然失笑,「神经病,我干嘛怕一个人!我要出去了,就这样,掰!」
没等叶建彬回话,他就匆匆挂断电话,在楞了许久后,缓缓坐了下来。
曾几何时,原来自己这么害怕独处?
三年前,只身从台东上来,要的不正是这份孤独的自由?
不想在那乡间小镇过日子,不希望成天和父亲一样,卖着馒头包子,想看看不同的世界,闯闯名堂,然而刚退伍的自己,身无长技,因此,选择了这个五光十色的行业。
短短三年,从小租屋换成了大租屋,从简陋的装潢一转华丽高雅,认识的人越来越多,经验也越来越丰富,没想到……却养成了一个怕孤单的性格?!
丘晨星颓丧的摇摇头,对于这样的自己,生生瞧不起!
****
陈娉婷一双眼红肿得可怕,刘邦奇看得触目惊心,很想开口说什么,可是,他强迫自己压抑下来--这半年来,他已学会对她冷漠,这很违反他的性格,但是他知道,自己非这么做不可。
温柔,有时会变成一种残酷的存在。
她用叉子翻动着焗;烤千层面,神情怔楞着,直过好半晌,才漫不经心道:「你怎么不问我……为什么没上班?」
「我想妳;可能放假吧。」
刘邦奇喝了口咖啡,瞥开眼,不去注视她几乎满盈的泪水,与削瘦的双颊。这段时间,两人都难熬啊!
「今天应该打扰到你了吧?」她抬起红咚咚的眼,望着他。
刘邦奇心一跳,不去猜测她知道多少,「妳;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说?」
她深吸口气,泪水滑落面颊,但是她很快抿紧嘴,用手快速抹去,又拨弄着垂到前额的发丝,让自己看起来爽朗一些。
「我愿意跟你离婚。」
这话令刘邦奇一颗心剧烈的跳动起来,终于与她四目相对。
「谢谢……」除了这句,还能说什么?
刘邦奇吐出一口长气,但很快想起她之前提出的条件,忙道:「不过,我、我没有办法一次给妳;那么多钱,但是我可以先给妳;……」
「我不要你的钱,」陈娉婷凝视着他,「你应该知道,我不会拿的。」
也许吧,在之前,确实不相信,但是这半年多来,面对她的冷战与避而不谈,对她,已完全失去熟悉。
「不过我有另一个条件。」她侧头想了想,道:「我想见他一面。」
「娉婷……我们之间的问题不在于任何一个人,是我,是我的问题。」
「你这是在安慰我吗?」陈娉婷冷冷一笑,「每个礼拜一二,你不到午夜不会回来,就算回来了,全身也是充满香味,我问过丰玉了,有时,你还会请特休假……这么固定的见面模式,你想说,你只是在路上走走还是四处逛逛?」
他们的婚姻走到这个田地,应该是本质上的差异吧?刘邦奇本想这么说,但是他多少能体会她的心情。
她,就像在打一场战,不管对方是谁,总要有个对象,是胜是败,情绪才有依凭的出口,否则就如同宣告:其实,妳;一开始就输了!--这是何等残酷?
然而,若真让他们见面,等于承认了和丘晨星的关系……他们的关系……真的是结束这段婚姻的导火线吗?
陈娉婷不知道他在迟疑什么,又道:「等你安排好了,我就签字离婚。」
说罢,她开始吃起千层面,情绪显得平静许多。
「你一定很想问我,为什么我突然想开了?」突地,她又开了口。
事实上,刘邦奇一点也不好奇,关于这段婚姻,他早知道一定会崩解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,但是他现在半点也不想忤逆她的心意,便点点头。
「你知道我两天没回家了吗?」
看他错愕的神情,陈娉婷兀自垂眼苦笑,「不知道吧……因为你从来也不曾在意我是否回家……有时想想,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厚脸皮的女人,硬是搬去人家家里,将主人赶出主卧房,自己睡大床……」
这个形容方式,对她太不公平,刘邦奇忙道:「妳;不要这么想……」
「我妈前天从楼梯上摔下来,送进医院。」
「呃!陈妈妈她……」
陈娉婷完全不在乎他的反应,怔怔道:「我赶去医院照顾了她一天一夜,我真的很累,很累,很想找人来接我回去,」她的双眸再度浮出水气,「可是昨天,我打电话找你,打了一个晚上……你却关机了……我回来,看你睡在沙发上,身上……都是同样的香味……」
刘邦奇想到昨天送丘晨星回去,为免邱丰玉吵扰,便将手机关了起来,然后帮他擦澡,最后……做爱……他心口突地怦怦跳了起来,抬头,见陈娉婷泪水滑落,心一慌,羞愧的不敢与她对视。
「从一天变两天……我不知道哪一天,也许你再也不回来了……那我是不是真的成了乞丐赶庙公了?」
陈娉婷感伤的笑了起来,顺手也抹去了泪水。
「娉婷……」看她这逞强的模样,刘邦奇实在心疼万分,忍不住握住她的手,「对不起……」
陈娉婷凝视着他,缓缓将手抽了回来,「牵着我的手,说对不起,你不觉得很可笑?」
刘邦奇的心狠狠一抽,然而,他只是垂下了眼,默认。
其实,他更希望陈娉婷就在这餐厅里,对他疯狂咒骂,翻桌打人,他不在乎在她面前失去面子,因为,他已没有脸再面对她。
可是,陈娉婷毕竟没有,她一直的逞强着,用时间磨消了对于这段可笑婚姻的愤怒,成全了他。
刘邦奇按了几次电铃,不见门开,拿起手机才想拨,身后一个脚步声接近,回身一瞧,当场倒抽一口气。
「你来了……」叶建彬穿着相当时髦讲究,但一脸疲惫,手里一个袋子散发阵阵香气。
「既然你都在了……我走了。」叶建彬把袋子递给他,「这是广东粥,给他的……如果你不爽,就把它扔了。」
「他……好像不在。」刘邦奇没有接过来,深吸口气道。
叶建彬翻翻眼,隐含着一股怒意的走到门口,用力拍了拍门,「Altair,你开门,刘邦奇在外面!」
这样的呼叫方式,令刘邦奇份外尴尬,却又有些小得意,只是门依然没开,叶建彬拿起手机,拨了起来,等了好半天,也没见接起。
「他或许出去了?」
「他不可能出去,他好不容易跟Leo调到礼拜三休全天,就算你没来,他没睡到翻天就要偷笑了!」叶建彬再用力的拍了几次门。
刘邦奇看他的脸色越来越焦虑,不禁有些茫然--他根本无法知道叶建彬为他焦躁的原因。
和丘晨星的相处,只有每周的礼拜三,每次除了做爱,还是做爱,就算闲聊也不深入,当刻的感觉是那么亲密,但,现在站在他门口,才发觉彼此这么生疏……或者说,自己对他这么漠不关心!?
「妈的,不会又给我喝酒吧!」叶建彬在身上翻找出一串钥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