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20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「……随便。」
****
「介意我来开吗?」男人见他神情有些颓靡,不禁指了指他手上的车钥匙。
刘邦奇想也不想就把钥匙扔了过去,他的干脆,令男人有些错愕,但男人随即堆起笑容,自顾自地坐进驾驶座。
「你家?我家?」男人问着,「还是要去Motel?」
「都好。」
「好,那就我家吧。」男人笑了笑,开动车,不再多说。
沿途刘邦奇放低了副座,让自己陷进椅子里,神情萧索的望向窗外,男人不经意地瞄了他好几眼—;—;深褐的发丝,柔顺的贴着他额头,迷离的眼,隐含着人生历练的复杂,抿紧的嘴角,透着坚定……这男人不算英俊非常,但令人无法忽视。
男人见他默不吭声,暗自吐口长气,也不再吵他。
直到停好车,刘邦奇才像回过神似,觉得眼前的地方熟悉至极。
「下车吧!」男人帮他开了车门,同时引他走进大楼里。
「等、等等……这里……」刘邦奇昏沉的脑袋瞬间清醒。
「啊,对了,你来过,你忘了吗?」男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轻松的笑了起来,「我们见过一次面啊!」
他不理会刘邦奇一脸惊诧,自然而然的将他引入电梯。
「几个月前,我在蓝月和你搭讪过一次,不过你不理我,后来你跟Altair走了,整个蓝月的人都知道,大家对Altair羡慕的不得了。」男人边掏出钥匙,边道:「上次,我送A1tair回来,还和你碰过一次。」
刘邦奇压住他的手,问着:「这里不是……」
「没错,这里是Altair的住所,不过他现在可忙了,被几个女人抢着包养,每天也不知在哪过夜,所以这地方就借我住了。」
男人任自开了门,放眼看去,屋内一片漆黑,复杂的心境,稍显平静,不过体内微量的酒精已流泄干净。
「听Altair提过,你叫Ben吧?」男人边请他坐在沙发,边道,「其实,我的英文名字也叫BEN,不过你叫我阿彬好了!」
他,正是叶建彬。
在蓝月看到他,确实有点意外。几月不见,显得有些憔悴,却不知为什么,令他益发有种奇异的魅力,但是他很快收拾心神,想着他既然为了符合世俗的眼光,找个女人随便结婚,至少结婚后也要安份点,没想到没几个月就出来鬼混了!
他冷冷望着这个男人,最后决定上前搭讪。
如果他像过去一样,只是待在这种地方,喝杯酒,感受着专属于同类人的自由空气,或许多少会尊重他一些,偏偏—;—;
刘邦奇深深望了这心思复杂的男人一眼,他的说辞,牵引着他往回忆走,不止记起几个月前的一切,更让他痛楚不堪。
关于和丘晨星的情份,不去思考,日子还能过得下去,一旦认真去想,点点滴滴都能侵蚀心灵!
就在结婚当天,丘晨星应自己的要求,匆匆赶来,认真的满足了自己,却在隔天—;—;兑现了十万元支票,然后,换了手机号码。
他,同意了他们之间的一切,是交易。
叶建彬挨坐到他身边,动作优雅得抚摸他的脸,轻触他的唇,痴迷的望着他,「你的表情……令人心痒难搔,尤其是现在……心事重重的样子……特别让人……」
顺着话尾,叶建彬欺过身来,要吻他,刘邦奇却警觉得缩了身,拉开彼此距离,匆匆站起。
不知怎么,心里对眼前这个男人莫名防备,「你和Altair不是朋友吗?这样好吗?」
「朋友?我和他啊……何止是朋友!不过,大家又不是刚出社会,有些事只要大家有共识,心照不宣,又有何不可?」叶建彬后撑着身,轻佻的笑了起来,「你都和我回来了,难道还会在意这些事?」
刘邦奇凝视着他,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:「你、你和他在一起?」
叶建彬站起身,走向他,「我也不骗你,我和他虽然同住一个屋檐,事实上是分房睡,不过你也知道,我和Altair都做这一行,但是和女人一起,只能算是交际应酬,偶尔夜深人静,需求一来,难免会互相满足一下。」
这是丘晨星定下的游戏规则—;—;从眼前这男人的婚礼回来后。
只要想拥抱他,来他家,他几乎都不再拒绝,隔天也不会恶脸相向,除了不说话。
几次之后,他更默许叶建彬在客房住了下来。偶尔,他会在叶建彬回来前,一丝不挂的窝在客房床上睡觉,明白的表示等着和他缠绵。
他们只做爱,却不相爱,当然,这也是丘晨星自认为的条件。
叶建彬很清楚,他从来没有认真去想过自己的存在,所以,看着刘邦奇脸色铁青,心里难掩报复的快感。
他装作一副没看到似的,走上前,双手一圈,揽住了刘邦奇的腰,刻意偏离他所在意的焦点,柔声:「你真的大可以放心,他不会在意这些事的,换句话说,你也不用想太多,不是吗?」
叶建彬将手钻入他衣服里,温柔的抚摸,脸一侧,极尽挑逗的舔拭着他的面颊,耳垂,感受到他全身轻轻颤动,却不闪躲。
因此,他尽可能小心翼翼将他推向墙边,吻着他的肩头,双手则缓缓解开他衬衫的钮扣,直到坚实的胸膛完全裸裎,便一口一口的顺滑而下,轻轻浅啄……
****
丘晨星一走进门,叶建彬正穿着一身浴袍在客厅抽烟看杂志。
「怎么有空回来?」
丘晨星一脸酒气,漫不经心的翻眼看他:淡淡道:「神经病,这我家,我不回来,去哪?」
「你不是轮着睡女人那里?」
「明天周三,是我的Lucky  Day,本少爷放假,OK?一个礼拜做七天,你想操死我啊!」丘晨星疲累的要走进房间,一抹令他浑身发麻的气味,教他神经紧绷。
「你……现在抽什么烟?」他顿住脚步,望着叶建彬。
「抽什么烟,抽香烟啊,白痴!」
「我问你抽哪一牌啦!」丘晨星没等他回答,走上前,抄过他嘴上的烟,瞧了瞧,才扔回给他,忽地,像听到什么声响,便指了指自己的房间,眉宇间布满轻怒,「你带人回来?」
「不行哦?不是说借我住?」
丘晨星皱着眉,道:「我是说借你住,但没说可以用我的房间,OK?你用你自己的,干嘛用我的!」
「你房间有浴室嘛!」
「妈的,就警告过你,就算祖宗三代也别给我带进来,你还这么做!快叫他滚出去!」
叶建彬撇嘴冷笑着,「你敢,你自己叫啊!」
这家伙竟然这么不负责任引
丘晨星怒气冲冲的跑进房间,见被单凌乱,满床衣裤,浴室里哗啦哗啦水声正停,才想敲门,另一种香气再度刺激他脑神经,将他高举的手,僵在半空。
他二话不说的冲出房间,对着叶建彬低吼:「里面是谁?」
叶建彬一副无所谓的耸耸肩,「反正都要赶出去了,是谁有差吗?」
看他这反应,丘晨星脑中闪出一个熟悉身影,心头瞬间凉了半截,「你、你……带谁回来开房间?」
「你应该说,是谁竟然随便和我开房间吧?」
叶建彬的说辞令丘晨星全身发麻。
浴室的香气很快飘散空中,他知道里面的人缓缓走出来了。
「Altair……」这沉稳而熟悉的音调,让他完全无法逃避!
丘晨星紧握双拳,绷着身子返身,眼前站着一个男人,穿了长裤,赤裸上身,头发、颈际、起伏的胸膛,还布满点点水珠,他的双眼透着复杂的情绪,深深地望着他。
从没想到,睽违几月,两人会在这样的状况下见面。
丘晨星觉得胸口像被杓子挖了一个窟窿,痛楚不堪,差点坐倒地上。
「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。」刘邦奇转进房里,穿起衬衫、外套。
「打扰到你们了?」丘晨星压抑着渐渐浮升的愤怒,故作自在的说着。
「……没有,我也该走了。」刘邦奇在镜前整理着衣服,头发,朝他客气的点了个头,与他擦身而过。
丘晨星一个剑步,「砰」一声,将门用力关了起来。
站在他身前,淡淡的深泉香混着刚沐浴后的清雅气息,扑鼻而来,令丘晨星的情绪忍不住激动起来。
「你……你这算什么意思?」
「我听不懂你想问什么。」
「你、你为什么要和他……和他……在我家……」
「我那时候没想起他是你的朋友。」
丘晨星再也装不出冷,咬着牙,双眼已吐出怒火,「你的意思是,如果想起来,至少不会和他,会和别人?」
刘邦奇凝视着他,良久才道:「找我的是他,带我回来的也是他,你应该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做!」
「他怎么做关我屁事!我是在问你,为什么你要和别人上床!」
原来,他还是在意自己的!
刘邦奇心头大大松了口气,脸上僵硬的线条柔和起来,缓缓道:「我没有和他上床……」
「没有?你明明—;—;」
「我承认想试试,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