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17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「……」刘邦奇不知是情绪沉溺在爱欲里亦是不想回覆,半句未吭。
丘晨星心里难掩颓丧,却也不想因此而失去相拥的机会,因此,他不再问,不再试探,只是专心的取悦他,让他衷心的将身体,交给自己。
****
心灵一直很平静,从早上的迎娶到夜晚的宴席,刘邦奇让自己保持了最佳状态,任谁也瞧不出前一天,他对这个婚事的迟疑与排斥。或许因为有「他」吧,几乎从前一天就干脆在他家住下来,整天随侍在侧,抓紧时机与自己闲话家常,再不,也会在远处送来鼓励的眸光,让他完全不觉心慌。
「喂,你和阿钦有什么事瞒着我们?」在宴席要开始前,邱丰玉抓了一个空档,问着。
刘邦奇差点被满口柳澄汁呛到,「哪有什么事!」
「整天就看你们两个不知在说什么……静心说你们两个一定有什么秘密!」
沈静心,邱丰玉的妻子,也是他们这一群人熟悉的朋友,她一向敏感,因此刘邦奇不得不凛神。
「咳,没什么,难得他回来,得空就赶快和他聊些事。」
「都不知道你们何时变得这么有话聊……」邱丰玉挑挑眉。
「你现在眼里只有老婆,哪会注意到谁跟谁有话聊!」刘邦奇撇嘴笑着。
「哼哼哼,你啊,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,不要忘了,你一只脚已经踏进坟墓里了!」
「喂!大吉大利,邱丰玉,你有病啊,大喜日子讲什么坟墓!」一个穿着一身粉紫套装的妙龄女郎,双手插着腰,娇瞠低吼,原来正是沈静心。
邱丰玉吐吐舌,刘邦奇连忙打圆场,「没关系、没关系,我不介意这个!」
「你是不介意,老人家会介意,」沈静心狠狠瞪了老公一眼,「万一给刘伯伯他们听到,你小心被人记住一辈子!」
「好啦好啦,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老婆,你怎么也跑来啦?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去叫新娘准备入座了……」邱丰玉赶紧岔开话题。
「我知道,我正要去……对了,潘大哥呢?」
「他去了厕所吧!」
「那你等等见到他,跟他说一声,林敏伟到了,我带他到最后一桌,等会儿你问他们要不要坐一起。」
「哦,他也赶回来啦!」邱丰玉一脸惊喜,「好,那你先入座吧,我再去巡个桌面,看有没有少什么饮料……」
望着妻子走远,邱丰玉回脸望着刘邦奇,却见他整个人像突地丢了魂似,怔怔呆立着。
「阿邦……喂,阿邦!」
「呃……什么?」
「没有啊,你在想什么,快去准备牵大嫂进场,我先去外面了!」邱丰玉对于他的失态毫不挂心,匆匆的走了出去。
丘晨星帮刘邦奇打着领带,自梳妆台上找着可用的发蜡、水枪,帮他仔细的打理着外在,最后微笑的将他送到镜子前面,道:「这样很帅吧!」
刘邦奇面无表情的望着镜中的自己,好半天才道:「嗯,我先出去了,你……等等再找时机出去。」
「好。」丘晨星点点头,让笑容像刀刻般,附于脸上,「呃……Ben……你以后会不会……」
「我会去找你,等我电话。」刘邦奇没有回头,淡淡扔下一句话,消失眼前。
「嗯。」丘晨星勾起嘴角,维持一惯笑容,直到他走后,才像被抽光了血,颓然坐倒沙发,心里无限荒凉。
为什么两个人会变成这样的关系?丘晨星缓缓抱着头,痛苦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才几天前,还可以感到他眼中对自己充满热情的光芒,他和他在床上赤裸相拥,相谈甚欢,亲昵而自然,是和过去任何一个人未曾有过的,他,甚至亲自为自己准备了一盘热腾腾的佳肴。
难道就因为前天在酒吧的不欢而散,还是为了那个Dennis……丘晨星任自摇着头,不管为了什么,他都清楚的感觉到,他们两人的感情天秤,失衡了。
在这几天,自己疯狂的投入思念,他却不断回收,一点一滴,渐渐稀薄,越来越少,两颗心也越来越远,甚至,比那些一夜情的对象还不如。
在夜里,相互勾引的人,尚且会为对方的表相、肉体着迷,从眼神、舌尖、指头,传递出的无限贪婪,至少还能安抚彼此的灵魂!
而他……好像只想要一场无关爱意的淫欲发泄!
手机突地响起,打断他的思绪,丘晨星在昏暗的小空间内,看着来电显示,想了会儿便接起来。
手机那头传来叶建彬急促的声音,「Altair,你在哪?」
「你先回去,我……想静一静。」他想到曾答应他要一起回家。
「我在天皇御园了,你在哪?」
丘晨星呆了呆,忙站起身,「你在这干嘛?」
叶建彬顿了顿,语调中充满无奈,「你说呢?」
「我、我没事……」
「没事就跟我一起回去,我在大门口等你。」
「喂—;—;」
「喂什么,还是你要我上去找你?」
「不要,不要,我下去!」叶建彬这一乱,反而让他不再耽溺沮丧,「啊,你到旁边等哦……那个……」
叶建彬心头莫名一凉,深吸口气,「我知道,我不会让他看到,不过现在二楼在送客,他根本不会注意到我。」
「反正你不要上来,在大门旁边等就是了,我下去了。」
叶建彬挂断电话,一股莫名的怒意激得他差点将手机摔烂。
****
他们只是坐着,席间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,但是不管任何一方为了什么事离开座位,总会不由自主取得空档,搜寻着对方,相视一笑。
刘邦奇坐在大位,一望所及,什么都清清楚楚,刹那间,他有种梦醒的感觉。
事实上,他一直是个连梦也不敢做的人,人生的每一步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怎么今天会落得这么凄惨的心境……不,不是凄惨,是可笑。
「原来你跑到这啊!」潘其钦在男厕洗手台前,找到了正在拨水洗脸的刘邦奇。
「怎么了,找我?」刘邦奇抓了一张擦手纸,胡乱擦干脸上水珠。
「丰玉想问你要不要到你家续摊?」潘其钦无奈道:「我一直在暗示他不要这么做,不过他好像都故意当作没看到。」
刘邦奇挑挑眉,淡冷笑着,「那就来吧,戏都演了,当然就得演得像一点,反正……她好像也演得很高兴。」
说到这个陈娉婷,到底该说她成熟冷静,还是打击太大?
刘邦奇原本还担心她会临头崩溃,偏偏她整一天的表现,得体至极,完全看不出之前要被解除婚约的打击。
这样的陈娉婷让他有些莫名愤怒,只是他今天太多事,实在搞不清为什么要对她不满,照理,以她今天的表现,应该掌声鼓励啊!
潘其钦机灵的听出他的话意,安慰的拍了拍他肩头,「至少今天很圆满,等大家闹完了,再找个时间和她好好沟通,能顺利解决最好。」
「阿钦!」林敏伟的声音远远传来,不一时,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清俊男子探进头来。
「啊,你进来,学长在这!」
林敏伟走进来,朝刘邦奇鞠了躬,「学长。」他一直跟着潘其钦称呼所有的人。
今天第一次这么近的见到他,刘邦奇莫名心虚的将眼避开了,「嗯……我不知道你竟然还专程赶来,谢谢……」
「对啊,前天晚上还说他教授不放人,结果他竟然干脆给我偷跑!」潘其钦逗趣的手一抡,轻敲他额头。
「婚姻大事嘛,再怎么样,一定要到的!」林敏伟抚着头,认真的说着。
这话令两人不由自主对望,潘其钦连忙再拍一下他额头,「晚点再跟你说,现在你到车上等我。」
林敏伟一脸莫名其妙的点点头,用嘴形朝刘邦奇无声的「恭喜」两声,才走出去。
「这家伙,永远少根筋。」潘其钦歉然的摇摇头,但看在刘邦奇眼里却觉得他们无限甜蜜,这意识,令他觉得胸口难受的一窒。
「你、你先去吧,我怕他等不到两分钟又跑进来了。」
「哦,好好,」潘其钦相信这个可能性,便再度拍拍他肩头,给他最后鼓励,「等会儿见!」
潘其钦消失门口,刘邦奇再度扶着洗手台,望着镜中,疲倦不堪的自己。
刚刚,见到林敏伟那一刻,难堪的想把自己的心挖出来,或者,找个什么深井跃下去!
这两天,自己到底在发什么疯啊,为什么会忘了林敏伟的存在—;—;即便没有这个人,他的心,也只会随那消逝的身影干涸,终究也不会为自己散发光泽啊!
突地,身后一阵椎心痛楚—;—;今天,什么准备也没有,虽然他尽可能的将动作放轻,难免还是受了伤,也在在提醒他,今天做了一件差劲到极点的事!
他一手扶着洗手台,一手轻抚腹部,那家伙的情欲仍在体内,撑持着他几乎崩解的心智……
「这……笨蛋……」不知怎么,这时候想起他,心里觉得又酸又涩。
****
不管他多认真的想融入宾客们的谈笑里,刘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