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深泉-第12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潞炫瓢锩∶妗
而他们四人里,年纪最小,出道最浅的就是丘晨星,偏偏他的手段最圆滑,行情也最好,不到三年的光景,声名远播,红遍各大男公关酒店。
指名点Altair的红牌舞女、名门怨妇,甚至一些好奇此界的粉领族群,不计其数,早就令许多从事此行多年的『前辈』们眼红,因此,丘晨星感情吃鳖,杜明锋看热闹的心态,他多少能体会。
但他们和杜明锋会熟起来,纯粹是某天在『蓝天』遇到,明白彼此是『同好』,感情当然有差别,更遑论业界还传出杜明锋似乎有些不好的习性!
杨文成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越想越不放心,总想着刚刚他们拉拉扯扯的模样及对话,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叶建彬。
****
「你要不要去看看?」总觉得他神情不太对劲。
「不、不用了。」有那么一瞬间,刘邦奇确实想跟上去,但很快就打消了主意;丘晨星在生气,他感觉到了,但今天他没有时间去思考他的情绪,他有太多话要和潘其钦说了!
「他……看起来很年轻,但是感觉上……」不止他双眼中的火气,对于他异样的气质,潘其钦也在意。
刘邦奇凝望着他,「怎么?」
「没什么,只是很难想像……有一天,你会为了这样的男人……」潘其钦苦笑的摊摊手,没把话说完,刘邦奇却明白他的意思—;—;丘晨星看起来并不单纯。
刘邦奇抿嘴不语,事实上,他并不太希望他们两人见到面,原因连自己也不明白,因此,他刻意让气氛沉静一会儿,才垂眼望着吧台,「阿钦……」
「嗯?」
「有件事我想问你……」
「你问!」
「如果,呃,我是说如果,嗯……你没有和阿伟在一起,你会不会……或者,你是否曾……」
潘其钦转脸看他,专心的听他说,刘邦奇却在两人四目触及时,心一跳,把话全吞下了肚。
「什么?」
「没什么,没什么……」刘邦奇深吸口气,拿起Gin  Tonic整杯喝了下去,企图以酒精掩饰可能袭上双颊的红艳。
潘其钦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不安,一脸茫然的笑道:「有什么事你直说没关系。」
「没有,那不重要。」刘邦奇干咳一声,连自己也不想再回忆这未出口的假设问题,太令他恐慌。
潘其钦皱眉望了他好半天,瞧他仍没有继续刚刚话题的意思,不禁微笑的点点头,示意不勉强,然后转问一个眼前该解决的问题:「那邦奇,解除婚约的事,你打算什么时候和陈小姐说?」
这话瞬间将刘邦奇的情绪拉回严厉的现实。
「明天吧,明天我会去和她说。」
潘其钦抿嘴浅笑,拍拍他的臂膀,正想说什么,突地脸一侧,将目光送到刘邦奇身后。
刘邦奇楞楞回望,却见丘晨星又从门口走了进来,但这次他身后已没有两个跟班。
这会儿,丘晨星似乎有备而来。
他笔直的走到他俩身旁后,绷紧的俊秀面孔忽然像受热的糖衣,融出甘甜却刻意的笑容,「Ben!」
没等刘邦奇回神,他已用那微弯的双眸,瞥了潘其钦一眼,「这位一定是你的朋友吧,方不方便介绍一下?」
「呃!」
「你好,我姓潘,」潘其钦见刘邦奇整个人僵在原地,便主动与丘晨星握手,「我应该算是Ben的学弟,不过我们离开学校已经很久就是了!」
「哦!学弟啊!」丘晨星故意忽视刘邦奇一脸错愕,任自道:「我姓丘,你可以叫我Altair。」
「Altair?」
「嗯,是啊,A、L、T、A、I、R,」丘晨星以一个悠闲的姿势坐到潘其钦旁边,道:「不知道潘先生怎么称呼?」
「Dennis。」
「Dennis……嗯,原来你是Ben的学弟……就不知你是不是也会觉得我很面熟?」
「面熟?」
「是啊,之前Ben有提过,我很像你们一个什么死去的朋友,不晓得你认不认识?」搞不好连这个人也不存在!
「Altair!」刘邦奇心一吓,出声喊了他。
对于丘晨星去而复返,已是惊诧非常,此时竟然还口无遮拦的在潘其钦面前提这件事,分明存心与他过不去啊!
丘晨星却理也不理他,只盯着潘其钦。
很显然,这个家伙受了震撼,因为,他沉稳的微笑里有那么一刹那间僵住了,不过,也只在那么一刹那,随即就眯起眼,仔细的打量起自己!
「就某种程度来看,确实有点像。」竟然还认真的回答了!
「哦,真的很像吗?」难不成,Ben说的是真的,真有这么一个人?
「阿钦,我—;—;」刘邦奇第一次在潘其钦面前显得万般歉疚而不知所措,然而潘其钦却一脸不以为意,「事实上,长相完全不一样,若真要说,是气质很像,」他转望刘邦奇续道:「你觉得呢,邦奇?」
刘邦奇根本没有心情接话,不可置信的看着丘晨星道:「Altair,有什么事我们等等再聊,我现在和我朋友有话要说,你—;—;」
丘晨星却转脸继续缠着潘其钦道:「不知道Ben有没有跟你介绍过我的职业?」
刘邦奇铁青着脸道:「Altair,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?」
「你说呢?」丘晨星像个油滑的夜店公关,「做我们这一行的,多认识朋友,当然有好处啊!」
和他相处时间不长,可是刘邦奇却不敢相信他有这么轻浮的一面,也是此时,他瞬间明白,刚刚不乐意他们两人见面的原因,从何而来。
对于丘晨星,他太陌生,太没有把握了,即便与他拥有多次的深刻缠绵,他还是无法确定,他对自己到底存着什么样的意念,而自己,又眷恋着他什么东西!
就如同现在,丘晨星所呈现的模样,他完全不能想像也无法捉摸,这种感觉,让他毫无安全感。
丘晨星自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了潘其钦,「这是我工作的店。」
「天鹰座……」潘其钦直觉这似乎不是一个『正常』地方,但他没来得及露出客气的询问笑容,他已爽快的自我介绍,「这是一家星期五餐厅,哦,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牛郎店啦,我在里面做三年了,以前啊,我们这家店不做男的,都是做女的,你问Ben就知道了,不过最近竞争变多,渐渐也开始都做了,所以有机会记得来捧个场啊!」
言下之意,刘邦奇似乎是他的『客户』,潘其钦登时错愕的瞧了刘邦奇一眼,但一时半刻也不知该如何表示,便装着一副自然而然的笑道,「好的,有机会我会去看看。」
「我看,你只是在敷衍我吧?」
这冷冰冰的话一出,潘其钦顿时明白,他会去而复返,根本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念头一起,再瞥见满脸苍白的刘邦奇,潘其钦瞬间意会到,这个故意把自己演得轻浮不堪的家伙,敢情是对他这学长动了真情,而现在是在跟自己吃飞醋!
思及此,忍不住心中暗叹一口气—;—;你这笨蛋也太不了解我这个性情保守的学长了,你这么闹下去,两人之间不是离更远,难道你以为让他下不了台,他会更在乎你?
一旦认定如此,潘其钦瞬时堆起同情的笑意,「我没有敷衍你,我确实会去看看。」
「哦—;—;」丘晨星刻意拉长了音,「那么你告诉我你喜欢哪一型的,到时我可以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!」
潘其钦突地凝视着他,久久不放。
这目光让丘晨星觉得浑身不对劲,仿佛自己突然被扒光了衣服,在他身前晃动似的,必须强力压抑颤抖的冲动,才能迎向这双锐利的眸子。
「像你这样就很好了!」潘其钦勾起微扬嘴角,不动声色道。
这话令丘晨星怒不可遏—;—;王八蛋,你这算是当着Ben的面前吃我豆腐就是了?!
丘晨星这一串做作的行为,完全就是想将这个所谓的『Ben的朋友』搅得不知所措,如坐针毡—;—;今天,他既然毫不避忌的在这里和人谈情说爱、搂搂抱抱,那么,和他的情份,走到昨天,也算玩完了!
可偏偏,这家伙却不动如山,沉稳的不得了,看样子,他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!
潘其钦没让他再度任性下去,马上转身望着刘邦奇道:「邦奇,我突然觉得有点累,我想大概是时差还没调过来,不然你们先聊好了,我回去休息了。」
「你还好吧,对不起,今天硬把你找出来……」
潘其钦苦涩一笑,「再怎么也不会比你辛苦,总之,我明天等你消息,有什么要我帮忙出面的,随时打给我。」
刘邦奇充满感激的望着他,潘其钦点点头,以自己的酒杯,轻敲他的杯子,喝了一口,同时送给他一个无奈的笑意,意谓着深深明白他此时的心情。
刘邦奇了解他这无声言语,然而,他知道,在心灵深处,有层意念是他永远也看不到,更不会明白的,那便是自己多么眷恋他无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