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青莲劫-第54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“我知道。我知道。”
  我怎么会不知道,我已经罪无可恕了?我怎么会不知道,我已经踏入万劫不复了?
  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的。
  只不过,我还是希望他不知道。暂时,不要让他知道。我求的并不多,我就是想有机会跟着天下万民,一起拜倒在他的金銮殿之前。
  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能帮到他,我能做的不过是攥住更多更多,然后在他最需要帮助的那一刻,我有能力站出来扶他一把。
  若这江河属我,我将引之相送,只为渡你扁舟一叶。
  若这明月属我,我将揽之相随,只为照你行路漫漫。
  若这天下属我,我将拱手相赠,只为讨你笑意嫣然。
  只可惜,这些我都没有,我都没有。我只想用这快要耗尽的性命,换一点什么。不成江河,成一杯解渴的热茶也好。未得明月,做一盏昏暗的残灯也好。难换天下,成一块铺路的石子也好。
  我大约还是自私的。为你解渴,却要烫到你的双唇;为你引路,却要劳累你的双眼;送你走上那至高无上,仍要硌疼你的双脚。
  这样,你就会记得我柳彦澈。记得我柳彦澈跟那些追随你,保护你的人有什么不同。我要成为你心头的刺,不会碍着你,但是也拔不得。
  这样就够了,这样就好。

  下卷 第二十三章

  芩州城的南街紧邻着夕月河,以往这样的日子,街市上总是人潮如织,河中游船穿梭,然而今年有种雅兴的人已然寥落。长窄的街道上只零落有几家店还开着门,没有人吆喝,只有一两个伙计靠在门板上,望着满天的飞雪打着哈欠。整条街上,还开张的酒肆也只剩一家永兴酒楼了。其他店面或是因为没有生意,或是因为存货补不上,都早早上了门板。永兴酒楼的掌柜的倚在柜台上,环视着店里零落的几个客人,一边叹气一边反复地拨着手底的算盘。
  “小二,要一个雅间。”
  听到招呼,掌柜的才意识到有客人上门,连忙推了把在他旁边打盹的店小二。
  店小二一个激灵蹦起来,立刻上前,对进门两人躬了躬身:“哦,客官,楼上请,楼上请。”
  说着,他便灵巧地一转,欠着身将二人往楼上引。边走还边不时回头,冲二人堆上满脸笑意。看那二人打扮,就知道是非富即贵,伺候好了,说不定能多得些打赏呢。小二心里盘算着,不妨同走在稍后的那位客人打了个正面。那人一身银灰雪袍,宽厚的风帽将脸遮去了大半,但仍看得出轮廓明锐,肌肤胜雪。那人似乎感到了小二的视线,猛得一抬眼,就惊得店小二险些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滑下来。“客,客官,这是雅间”“好,你先去打点吧。要两壶热酒,几份招牌素点,做得仔细点。”走在稍前一些的少年嘱咐着,顺手压了一角碎银在小二掌心。“好咧,客官稍等,这就来。”小二接过银子,头也不敢再抬地急匆匆出了雅间,并小心地把身后的门闭好。
  负责打点的少年仔细地将房中的盆炉点燃,又将靠窗的位子重新擦拭后,方道:“大人,这里坐。炉子刚点,热得慢,袍子先穿着吧。”
  他身后的人点点头,只是将风帽褪去,拍了拍肩上的残雪,坐到了透着隐隐寒意的窗边。“子轩,大约还有多久?”“禀大人,待船行到夕月河岸,约摸还有半个时辰。”“是啊,”柳彦澈点点头,微微闭上双眼:“你也坐吧。在此,不必拘礼。”“……谢大人。”
  柳子轩在一侧坐下,双目直直地盯着对面的柳彦澈。仿佛是感到那有些凌厉的注视,柳彦澈的长睫微抖了抖,双眼却始终未睁开。
  今天,是凝霜出嫁的日子,迎亲的船队将驶过这条夕月河,而她口口声声念着的程哥哥,将会牵着她的手,将她引入那所曾经名为柳府的院落。
  自今日起,她的过去将被改写。她是个父母早亡的孤女,有一个叫做小陌的弟弟,由她膝下无儿无女的叔父,朔州的一名豪商收留。三年前,随叔父到芩州视察生意,遇见了程家长子,两人一见倾心,随即许下了婚约。
  今日,便是她过门之日,念姐弟情深,她的幼弟也将一同跟随。
  他们都将只有这一种过去,然后迈入寻常的幸福。
  这么想着,柳彦澈就不由地笑了,欢欣地把眼睛闭得更紧些,因为眼底还残留着凝霜那张哭得一塌糊涂的脸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傻丫头,哭什么,瞧着丑的,当心吓倒你程璇哥哥。”
  “……”凝霜被一个连一个的哽咽顶得连嘴也回不了,只能抽搭着,使劲地瞪着一脸坏笑的柳彦澈。
  “怎么,舍不得你这么英俊的少爷我啊?”柳彦澈扯过条帕子,擦着凝霜那张花脸:“舍不得,可是要赶紧说的哦!要是舍不得,我现在就去找程璇,让他把老婆让给我。”
  看着嬉皮笑脸的柳彦澈,凝霜闭了闭眼,伸手按了按抖个不停的太阳穴。好半天,才将抽噎平复下来,一字一句道:“那少爷,你就去跟他讲,我凝霜要跟着我家少爷,我不嫁。”听言,柳彦澈的眼睛猛得一瞪,慌忙往后躲:“喂,你个臭丫头,我只是随便说说的!我可是跟程璇讲了好半天,他才肯娶你的!要是没有他,你非砸我手里不可!”“砸,砸就砸!我就跟着你了!我就跟着你!”凝霜也不示弱,一把扯住柳彦澈吼道。柳彦澈嘴角一撇,刚要反驳,却被凝霜再度涌上来的眼泪灭了戏谑之心。他慢慢把衣袖从凝霜的手里抽出来,然后倾过身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,兄长似地用下颚抵着凝霜的额头,温温热热的泪一滴滴将凝霜的脸颊再度湮湿。“少爷,凝霜舍不得,舍不得你啊……”“我也舍不得你。”柳彦澈用袖子轻柔地擦拭着凝霜的脸颊,侧脸向屋外望去。外面堆满的是为凝霜准备的嫁妆,暗色的绸布将那些漆着明红漆的木箱裹了个严实,一点点喜气都不让流出。那些美丽的金钿银钗将同凝霜的过去一起被锁进,除了主人,将没有人可以探询。“可是,女大当嫁,我们的虎姑婆,终于也得嫁了。”“少爷,跟我们一起走,好不好?”
  柳彦澈的手松开了,他神情怔忡地看了看凝霜,半晌退了几步,在椅子上坐下。
  凝霜却仿佛抓到了根救命稻草似的,激动得脸都涨红了,她一步上前,握住柳彦澈的手:“少爷你走到今天这一步,不就是为了报仇吗?现在仇已经报了,少爷你也就不用再,不用再……”话说到这里,停住的却是凝霜。其实她从来不知道柳彦澈在做什么,或者做过什么。她唯一知道的,就是柳彦澈拥有着一张血肉模糊的面孔,上面一刀刀记录着无数冤魂的名姓。“不若归去,何不归去……”听着柳彦澈的低叹,凝霜死死地盯着他波澜不惊的眼底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一点点放开了手,垂下头。“凝霜……”柳彦澈担忧地唤了声。“嗯,少爷,”凝霜猛得抬头回应着,哭肿的眼睛使劲弯做两牙新月,指着对面镜台中的自己道:“你看看,我竟把自己哭成这个丑样子,要是程哥哥见到,非要,非要……”欢欣的声音还是断了,青葱的手指把手里的帕子拧了又拧,咬牙顶住一下一下向上翻涌的抽噎:“少爷,你不用担心,我会照顾好小陌的。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我会……”“傻丫头,转眼便要走了,还跟我装什么,想哭就哭吧。”“我哭什么?我才不哭!”凝霜扬眉怒视着柳彦澈,可是肩头仍耸得厉害:“要哭,你才该哭!你个傻子!傻子!”“。……”“你留下,不就是想见他吗?你留下,不就是觉得,或许你帮得到他吗?可是,少爷,见到了又能怎么样?他若胜,你能如何?他若败,他……”“他不会败的。”柳彦澈绝然打断了凝霜:“至少在我死之前,我不会让他败的。”“你……”凝霜被噎得哭也止了,咬牙切齿地要说什么,最终还是沉默了。柳彦澈伸手安抚着拍了拍她的肩头:“瞧这一番折腾的,我去叫厨房备点甜汤,你润润喉,再吼我成不成?”扑哧一声,凝霜苦涩地破涕为笑,半晌,起身道:“这甜汤,还是由我去备吧,少爷你去叫小陌一起来喝。”“好啊,还有记得多配些京城的特色小点,说不定你们去了芩州还会想呢!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目送着柳彦澈离开的身影,凝霜深深地弯腰一拜。接着起身,双手合十,闭目静立。绫晓,对不起,我不能一直跟着少爷到最后了。要是你在天有灵,就请保佑少爷吧,保佑他心愿得成。

  下卷 第二十四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