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青莲劫-第35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偏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一张笑眯眯的脸从里面探出来:“我果然猜对了,算日子彦澈也该到了。”
  “嗯,小陌算得很准啊。”
  彦澈伸手拍拍那凑上来的小脑袋,踏进门里。而柳小陌就顺势贴了上来,蹭着肩膀撒娇:“彦澈哥哥你可回来了,凝霜姐姐讨厌死了,成天欺负小陌。”
  “柳小陌!你有本事再给我说一遍!”话刚至此,凝霜就顶着一张晚娘脸,拎着扫把从隔院冲了进来:“从彦澈少爷走了之后,你小子干了多少坏事啊?我都懒得计较了。你倒好,变本加厉!不仅书不好好读,还联合隔壁户那家的小猴子一起戏弄先生,先生都快被气昏了,我要是今天收拾不了你,我就不叫凝霜!”
  “喏,彦澈哥,你看你看!她就是这么欺负我的,成天不给我饭吃,还要打我……”小陌猫在柳彦澈的背后,一边撇着嘴扯着柳彦澈的袖子撒娇,一边偷偷冲着凝霜吐舌头。
  “你……”
  “好了,好了,”柳彦澈看着快要背过气去的凝霜,上前夺过了她手里的扫把:“这小子皮,你又不是不知道,罚了也没有的。你要再生气,凝霜就要长出皱纹来了哦。”
  “彦澈少爷……”凝霜咬着牙瞪着柳彦澈,还想要在说些什么。却没成想柳彦澈跟小陌这次倒是达成了一致,一起睁大圆溜溜的眼睛,无辜地同声说道:“凝霜就不要生气了嘛,好不好。”“……好啦。”凝霜被那两双滴溜溜的眼睛看的最终没了主意,叹口气,点了点头:“但是,小陌你也不能老这么皮了。明天你就带着隔壁家那小子去给先生道歉去。”
  “嘿嘿,没问题啦,凝霜姐姐最好了!”小陌笑着正要往凝霜怀里扑,却耳朵一动,转过了身去。只见半闭的院门处又探出了个小小的身子,有点羞涩地冲小陌招手。“啊,小耀来了,彦澈哥哥,凝霜姐,我出去了。晚饭就回来!”说着,小陌唰地一下就没了影踪。
  柳彦澈愣了愣神,发现院落里瞬间就只剩下了自己和凝霜,不自主地摇摇头。哎,教这小子轻功,结果全被他用在跑路上了。“唉,彦澈少爷,你也就只能捡这么一个野小子了。你要是再捡一个来,那我可就真的不干了。”“是,知道了。”“一路上还顺利吗?”“嗯,还好。”“那就好,”凝霜看着柳彦澈一脸的疲累,拿回被夺走的扫把:“我这就吩咐人去烧水,您先洗洗,厨房的饭菜半个时辰就能好了。”“嗯。”“哦,还有,”凝霜稍稍停了片刻,而后放轻了声音道:“旧伤没有发作吧?药都有记得换?”“都有,都有,凝霜小管家婆快给我烧水做饭吧。”看了看柳彦澈,凝霜也就不再询问:“那您先回房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看着凝霜离开,柳彦澈眼底的悲凉才慢慢显露了出来。自己的伤,凝霜都晓得,自己的事,也不知道凝霜晓得多少。但是她已经学会了,只要自己不提,就绝对不去过问。不论自己是在半夜带着多少刀伤回到家中,还是自己一身是血的拖着那个小鬼头回来,凝霜都学会了不问缘故,只是默默地打理一切,替自己省去后顾之忧。每个人都在学习,在看见过血的颜色后,学会沉默地应对。默契地不再提起曾经的伤口,只是无声地扶持着慢慢向前走去。就像关于小陌这个小子。
  彦澈眉间微蹙,半合双目,煦暖的阳光洒满面颊,为那犀利的轮廓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色。
  捡到这小子快两年了吧。当时,自己才刚刚进入枭不久,负责替一次刺杀的任务善后。那小子的做官的长兄因为几首暗讽今日朝廷的诗,早就砍了头,而后全家流放。但是那些人总是觉得还不够,斩草除根这个话真是都被奉为了名言。枭的两个高手已经在京城外就将一切都处理好了,自己只是随后检查检查有没有残存的。
  结果,还真的有。那是个被家人用身体护着,没有受到致命伤的活口。但是,还是被伤到几处大的血脉,根本不用动手,过半个时辰就回去自行见阎王的。
  柳彦澈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,可那孩子却突然睁开了双眼,直直地看着他。柳彦澈站在无数破碎的尸身之间,怔了好久,然后伸手搬开那些还在淌血的尸块,把他拖了出来。谁想刚把他拖出来,那孩子就扑上来一口咬住了柳彦澈的脖子,血汩汩淌下来。柳彦澈连躲都没有躲,只是那么抱着他,一路赶回家中。
  带回来的时候,凝霜惊讶了片刻,就连忙遣散了院内的仆人,独自烧水,让血淋淋的两个人擦洗,又找来了嘴严的大夫来给治伤。
  大约花了两个月,伤才养好。半年,那孩子才能说话。可是他似乎除了记得自己叫做小陌,就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  也好,那种记忆忘了也好。
  至于为什么救他,柳彦澈却从来没有提起过,但观察着凝霜照顾小陌的样子,柳彦澈明白凝霜是晓得的。
  “彦澈少爷,水和换洗的衣服都准备好了,快点进房吧。”
  “好。”柳彦澈应声,慢慢走进房中。
  为什么呢?大概是那孩子的眼神吧,真的很像,跟当年跪在柳慕面前的自己很像,很像。可怜而可悲的样子吧。
  想着,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脖子,那时的伤口早已经好了,只有淡淡的红迹。他咬得那么狠,是因为太恨了。
  那么自己呢?伸手摩挲着自己干涩的双唇,自己也曾那么狠地咬过一个傻瓜,也是因为恨,才会那么凶狠。恨他怎么可以傻成这个样子。
  又是一个秋天了,傻瓜,又是一个秋天了。你,我还记得。那么,我呢?

  下卷 第三章

  三年后 明纪十五年初春 皇城御园“哈哈哈,爱卿所言甚是,连日辛苦了,回府好好修养。”
  “是,臣下告退。”
  金色帘笼一挑,柳彦澈从御园的湖心楼中退了出来。只见他着一身烟色梅花暗纹的软缎便服,过腰的长发松散地中玉簪略略挽住,漆黑的发丝柔顺地顺着纤长的腰际垂落,一款御赐的嵌玛瑙锦带束在腰际,愈发显出身形修然。
  走到越湖而建的穿廊口,他缓了脚步,斜着目光望向湖边一侧刚抽了新枝的柳树,一边接过宫人递地外袍披了上来。
  “有劳了。”温和的笑意在白玉般的面孔上悄然绽放,栗红的眸子漾着炫目的光泽。
  “不敢,”宫人虽已年长老练,但仍被看得羞赧地几乎不能抬头:“圣上说这湖心亭新建,一路穿廊繁复,就由奴婢引大人出去。”
  “请。”漂亮的嘴角一抿,带着轻笑般的声音将宫人让到了自己前面。
  “那位姐姐她运气真好,可以跟彦澈大人说话。”
  见柳彦澈跟着宫人远去,年纪稍幼的站殿宫女背过身,朝自己旁边的人悄声道。
  “是啊是啊,”另一个挽着双髻的宫女连声附和:“不过要是换做我,我可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呢。大人实在是,实在是太太好看了。”
  “就是啊,”小宫女点着头,把声音压得更低了:“他比后宫好多妃子都好看呢。”
  “那当然了,不然圣上能看中他?你看他现在那么春风得意,还不是因为……”
  “你们两个,不老实伺候,乱嚼什么舌头!”
  身后一声低喝打断两人的私语,一抬头竟是刚刚那个引柳彦澈出殿的宫女,而她身后正站着笑意昂然的柳彦澈。见了这幅情形,两个宫人连忙低头不敢再言语。
  “两个小丫头年轻不懂事,大人莫要见怪,奴婢这就把大人的东西找来。”
  “无妨,你快去快回。”
  柳彦澈倚在穿廊边,故意斜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宫人,看着她们尴尬得低着头一动都不敢动的样子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  若不是回来取自己外袍上御赐的出入金牌落下了,也就听不到这一出了。
  而至于刚刚宴席上的那几位大臣们,从他们眼里藏着鄙夷,就能猜出他们背后的话绝对要比这些女子难听上许多倍。
  而,这是自然的。凭他们谁可以一身便服,自由来去于皇上身边?身佩御赐之物,除皇亲贵戚,其他朝臣皆可不跪?凭谁可以,在三年之内,仅凭吏部尚书引荐,就可以官位直逼三品,并兼任京察御史,牵制各级官僚?
  为什么?这是所有人都会问的,他柳彦澈到底凭什么?政绩突出?这不过是提拔是敷衍之词罢了。而真正的理由连皇帝自己也没提过。所以,就任由人来猜度了。
  他们怎么猜,柳彦澈自然心中有数,而这也是他的目的。不过,再龌龊的想法,那些道貌岸然的人也不敢提起,他们敢得不过是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