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青莲劫-第26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周琪冷笑着道:“巧立名目,怕别人比他先抓到我们,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  “确实是,我们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,所以一开始烟雪姐就通知了先生尽快动身离开,而派我来调查他们具体的行踪,好为先生安排去处。而就是在这次调查中,我无意见发现了一件事。先生,您知道吗,杨涵远大约在五年前就已经熟知了你们一路的行踪,并且始终派自己的手下一直跟踪着。”
  啪!
  李晋的话音刚落,周琪人立刻僵住了,把手边的茶杯撞碎在地也毫无察觉。
  “五,五年前?”
  “是的,”李晋蹙着眉点了点头:“他做得太隐秘了,连熙也没有发现,我也是因为调查此事时,无意截获了寄给他的密信后,一路追查才发现的……”
  “不可能!”周琪忽然站起身,打断了李晋:“不,不可能,如果五年前他就发现了,他为什么不来抓我们?他为什么不把我们抓送朝廷?不可能!”
  “是,这也是我疑惑的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再彻底调查了之后,去见了他的原因。”
  “你,你去见了他?”
  “是的,先生。我必须知道理由。”
  “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可能会害死你自己吗?”周琪的声线都因为愤怒而变得尖锐:“你忘了当年监斩你父母的人是谁了吗?你忘了烟雪是怎么拚死才救下了你吗?你忘了他手上染了多少人的血吗?”
  “我没有!”李晋忽然爆喝一声打断了周琪,但又立刻遏住了自己爆发的情绪:“先生,我没有。”
  “那么你怎么能随便就去见那个人!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!他随时可能会害死你!”
  “可是,先生,我必须去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就算为了我那死在刑场上的父母,我也必须知道他的理由!”李晋突然紧紧拉住周琪的臂膀,严肃地看着他:“先生你想想看,他不动手却一直派人跟踪你们,他必然是有所用意的。而很可能这个用意就意味这我们还有机会……”
  “什么机会?”
  “为所有死去的人,雪恨的机会!”
  房间里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静默,窗外传来更夫打更的声音,伴随着客栈里仍旧鼎沸的人声,零零落落地跌入房中。周琪脸上先前惊愕的神色已经消失了,他只是紧抿双唇,望着烛泪堆叠的红蜡,眼底映出一片空明。
  “先生……”
  良久,李晋吞吐着想要说些什么,但周琪抬手止住了他的话:“你不再解释了,我明白是怎么回事情了。晋儿,我问你,他是不是跟你讲了些什么。”
  见李晋沉默的样子,周琪了然地冷笑道:“果真如此啊。晋儿啊,你还是太幼稚了啊。那样的人,说的任何一个字都是不能够去相信的啊。”
  “可是,可是先生,他所讲之事真的是……”
  “是怎么样?是可能的?晋儿,任何事情都不能只有可能两个字的,可能这两个字或许就会让易之赔上他的命啊。” 周琪长叹一声,接着道:“我绝对不能冒这样的风险啊。”
  “但,您就这么逃避躲藏一辈子吗?你就让他一生都蒙在鼓里?让他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背负着什么吗?”
  “晋儿,你以为我真是因为懦弱,才不敢去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雪恨吗?你以为我不想让那些卑鄙小人血债血偿?”周琪眯了眯细长的眼睛,露出阴冷的神色:“我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!但是,让易之背负这一切,公平吗?当年我们死去了那么多人,搭上了那么多条性命都没有实现的事,你以为仅仅凭易之,就能实现了吗?他不过还是个孩子啊!”
  “可是……”
  “真的没有可是,”周琪疲累地拍了拍李晋的肩膀:“距离苍琅之变,大约有十年了吧,晋儿,死者已矣,而随便就听信小人之言,害死的是那些更加无辜的生命。这十年,我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确实有仁人义士,却大多心有余而无能为力。而剩下的,不是想拿我们的命向朝廷换高官厚禄,就是如这杨涵远一般,想利用易之的身份做夺权篡位的文章。而真正硝烟四起时,晋儿,你想想真正可怜的是无辜的人啊。”
  “那么,你打算跟少主瞒一辈子吗?”
  周琪低叹了一声,眉头间蹙满了难以言说的悲恸:“芊然,她离开时,为易之改的名字。她说,“易之”有两义。一个是让他永远不要忘记“苍琅之变”,若是那篡位之人得位后依旧残暴不堪,就把一切都告诉易之,让他为所有死去的人讨还血债。此“易之”为“忆之”。可是如果那弑君篡位之人却真的是位明君,那么……”
  “那么如何?”
  “那么就把恨咽下,死去的人虽然冤屈,但是这片国土再也经不起征战了。就把一切都忘记,万事皆易之,从头开始。”
  “可是,如今那高高在上之人有何德何能被称为明君!”李晋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:“从十年前到如今,有多少人以苍琅之变生事害人,又有多少文官武将,甚至无辜百姓赔命于此。朝中两派纷争不断,又卷进了多少人?明君?他凭什么?”
  “对,此人并非明君。可是晋儿,你又认为有多大把握能成功?多少人装作是以天下为己任,而最终呢?他们都是想把天下揽入自己怀里,就算真的成功了,易之也会成为他们的傀儡!更何况是杨涵远,这个无耻的走狗!”
  周琪话音刚落,忽然客房的门被推开了。周琪和李晋都一惊,向门口望去。那是一个着披着一件斗篷的男子,面孔大半被兜帽遮了去。那人一面低声笑着,一面回身再次将门关好:“呵呵,韩琪,你这口气可是不减当年啊。”
  “你,”周琪瞪着门口的人,立刻回头看向李晋:“你竟然把我们所在之地告诉了他!”
  “你别怪晋儿,是我自己查到的,他还是孩子,行踪隐藏的没有你仔细。我派人一连查了五年才寻到你们的踪迹啊。”
  “你……”周琪咬着牙,眼睛因为愤怒变得通红:“这么多年啊,你竟然还敢出现,让我杀了你这个叛徒!”
  说着,周琪就抽出袖内的短剑要冲上去,但是却被李晋死命拦住了,李晋压低了声音道:“先生,这里是客栈,他很可能带人来的,您要冷静,我们还不清楚他知不知道少主就在隔壁。”
  提到韩易之,周琪一下怔住了,紧握着短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  “呵呵,”看到这个场景,那人在兜帽下发出一阵极苦涩的笑声:“原来你还在恨啊。”
  “恨?”周琪冷哼了一声:“你根本不配!”
  “这么说,我托晋儿转告你的话,你根本没有听进去?”
  “这么多年,如果我再信任你这个小人,我就是死也没有脸去见地下的他们!”
  “唉,我知道,你是不会信我的。”那人低叹一声道“我知道,让你信我是不可能的。但是,我这次来见你,是专程让你见一个人的,他你是一定会信的。”
  “如果我不去见呢?”周琪警惕地盯着他:“你会怎么样呢?”
  “我不会怎么样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可是原来“魅”里的琴音啊,单凭我,是动不了他的。我只是想让你明白,这么多年,我为什么会这么做,我也想让你知道,如果你不去见那个人,你会后悔的。”
  周琪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个人,感觉胸口都快被遏制着的愤恨压碎了。他吸了口气,一字一句到:“你说的人,是谁?”
  “萧泽,如今掌握北方大半兵权的二王爷,萧泽。”

  第二十二章

  出了周琪客房的韩易之,仅进隔壁客房跟琴音打了个招呼,便找了个理由出了房间,独自离开了客栈。他赶回到了原先定下的那家客栈,那里有一间房是柳彦澈匿名定下的,他们本来约好在这里见面的。
  来不及通知柳彦澈客栈的变更,韩易之就只能在这里等他过来了。可是,约好的时间都过去了一个时辰,柳彦澈仍旧没有来。
  韩易之心里很急,一面也怕周琪他们找不到自己着急,就决定再回一趟柳府。
  疾步穿过热闹的南市,夜色也开始越来越重了。柳府处在芩州北市,周遭大都是官宅大院,环境向来肃穆安静,一入夜由甚。然而,韩易之刚一入北市通向柳府的大道,就听见一片嘈杂之声,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大片有举着火把的侍卫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韩易之站住脚步,走到了大道的一旁,静静望着柳府的方向,直到人群逐渐离去,才继续往北侧走去。那里有一处杂役通行的角门,守夜的认识韩易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