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狗狗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青莲劫-第1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青莲劫
  作者:长歌踏月


  正文

  作者前言

  大家好。谢谢大家来看俺的这篇文,开篇前,请允许俺废话一下。
  《青莲劫》这篇文章原来是我写给GC的同人文。但是后来,因为一些变故,文章写到一半就坑了,所以我就将文章撤掉了。
  一年后,我把这篇文章翻出来,因为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心血就这么坑,所以在进行了全面的修改后(不再写成同人文的形式),决定继续写下去。
  这样让我文中的人,至少能得到自己的归宿。
  还有曾经爱过的那两个人,虽然不能再用我的笔记录你们,但是仍旧希望你们幸福,幸福。
  也希望大家能喜欢我的这篇文章,长歌鞠躬了……

  缘起

  且记当年初相识,
  黄泉路,忘川畔,
  青莲忽绽,
  结此千年怨。
  若是柳彦澈得知,这纠结不知多少轮回的冤孽,这填进了不止多少血泪的情劫,不过都缘于万千年前,冥河畔他无意的凝眸,他或许会凄惶地泪流不止吧。那么,如果可能,他是否还会选择回首,眺望那一支盈盈而绽的青莲呢?
  万千年前,或许再更早一些,柳彦澈还不叫现在这个名字。那时,他还只是忘川畔的一名叫做澈的冥使。他的责任就是照顾冥河上朝夕开放的彼岸花,那是指引亡魂通往幽冥地府的花。它们原本叫做曼珠沙华,由花神曼珠和叶神沙华照料。那是两个永世不能相见的妖精,因为彼岸花有花时无叶,有叶时无花。但他们违背禁令相见而且深深相爱,被双双打入轮回,而且在轮回中生生世世都会错过彼此,仅能在奈何桥上相望一眼。
  那时起,澈就被派来照顾这些摇曳着鲜血颜色的花朵,静立在波涛汹涌的冥河畔望无数亡魂来去匆匆。看着那些时叶时花的彼岸花,他不禁有些嘲笑那两个为了一面之缘而落入轮回的妖精,也想不通是什么让他们甘心世世受苦只为奈何桥上的一段携手。是因为爱吗?每每想到这里,澈不禁笑得眯起双目。难道他们在冥河上开放的时节中没有看到那些来来去去的亡魂吗?没有听到那些被人都要说烂的词语吗?爱,算得了什么?人会厌烦,人会忘记,人还会死去。且不提那些活着时就已经负心忘情的,就是活着爱的多么刻骨铭心,死后一碗孟婆汤,下一世早已是别家的人了。
  唯一还能唤起他们零星记忆的,只有这些彼岸的花香了,可是,那有什么用呢?
  澈就这么独自守过了无数次轮回,实在无聊就拖住一两步履匆匆的魂魄,听听他们支离破碎的故事,但听多了也终究厌倦了。就这么守着这片自开自落的花朵,久而久之连眼睛也变成了七月流火之色。
  就是在某一个这样的时节,当彼岸花的叶都萎去,刺目的花瞬息绽放时,澈突然望见在忘川畔,摇曳生姿的璀璨花海中,掩着一抹极淡的绿色。一阵缠绕着前世花香的凉风滑过,那绿色又随即被掩去了。
  澈愣了愣,却起身走进了花海中。拨开花朵层层的羁绊,终于看见了藏在花朵深处,开在临近河畔的,一支盈盈青莲,随风微动,散发着清冽的气息。
  他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那还沾着露水的花瓣,指尖传来的是柔软的微凉,青莲因为澈的触碰微微摇曳,又重新安静下来。此刻,澈突然瞥见河中自己的倒影,火焰般的双眼弯出的是一抹自己都没见过的笑容。
  其实那不过是一支极小的莲,其实那不过是一朵还没开得完全的莲,可是澈却在看见它的一刻,发现自己似乎劫数难逃。
  后面的故事似乎就很简单了,这世上的一切本来就没什么离奇的地方。对于这一支来历不明的青莲,守护彼岸花的澈是应当立即清除的。可他没有,或许是因为新奇,或许是因为寂寞,这没有人知道。知道的只是那青莲因为澈日日的凝望竟然幻化出了自己的精魂。精魂成形必须汲取大量的灵气,于是澈为了使青莲成形竟然为其夺取彼岸花的灵气。而在青莲精炼成形的那一日,本身就没有精魂的彼岸花全部枯萎了。
  于是那黄泉路上的故事到此也就看见结尾了。澈被打入了轮回,历经人世生离死别大起大伏,待万年劫数后重新返回忘川做一朵为魂魄引路的彼岸花。
  而那青莲的精魂因为澈对事实的隐瞒并没有被捉,而是被澈小心地藏了起来。只是没人知道那成形的精魂竟然打碎了自己的身形跳进冥河中,随着河水流过奈何桥,跟着澈一起进入轮回之中。
  由此,青莲劫起,而是缘是孽,只有那彼岸尽头的冥河之花才晓得吧。


  上卷

  第一章

  “彦澈,跟我走吧。”身后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,温润地象淌过秋日深处的河水,穿越了那么多不堪的过往,却依然清澈如昔。
  于是,在经年之后,柳彦澈再次听到这相同的语句时,他几乎不能动弹。他凝视着手中紧紧攥着的青玉,良久良久,才一点点的转过身去。于是,眼前再度出现了那阔别已久的笑颜,那个人着一身靛蓝长袍,在微凉的夜风中笑得仿佛一抹跌落的月华,干净得让人几乎无法靠近。
  而看到这样笑着的韩易之,柳彦澈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毁了他。毁了这么干净纯粹的笑容,毁了被世事糟蹋地支离破碎却还能这样笑着的韩易之。
  而就在多年以前,在他们才初初相遇的时候,柳彦澈的心中就是这样想的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八年前 芩州柳府
  “娘亲,你知道彦澈最不喜欢那些聚会了,你就跟爹爹说我不舒服好了嘛,娘……”
  薇然夫人叹了口气,伸手拉住拼命撒娇的彦澈,尽量心平气和地说服着自己这个任性的儿子:“彦澈,你知道的,今天这次晚宴是你爹爹专门……”
  “娘!”还没等薇然夫人说完,柳彦澈就拖着长腔打断了她,接着瞪大了自己一双灵透的双眼软声软气地说道:“那些晚宴都无趣死了,还得应酬大哥和三弟,还有那个怪兮兮的大娘。况且今天先生好不容易放彦澈半天假,彦澈不用读书,您就心疼心疼孩儿嘛!我不去,我不去啦……”
  薇然夫人看着自己这个好看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儿子,盯着他那双染着微微绯红的双眼,好久,终于点了点头。
  “好吧,好吧,”薇然夫人宠溺地伸手掐了掐彦澈的脸:“看在彦澈这些天读书这么用功,娘就帮你瞒一次吧。不过你要玩可别出门或是到前院了,不然被你大娘他们看到又要挑眼了,会说你装病摆架子的。”
  “娘最好了!”听到薇然夫人应允了,柳彦澈一扫可怜巴巴的神情,笑着赖在她的怀里:“哼,大娘他们烦死了,看不惯爹爹对娘好又不敢得罪娘,所以老是挑我的不是。可是彦澈就是比她的二个儿子聪明,他们次次功课都输给彦澈,哼。”
  “你啊!”薇然夫人无奈地用手指戳了戳彦澈的额头:“你老实点吧,别老气你大娘,她也是可怜的人啊。”
  听到薇然夫人这么说,彦澈点着头笑了笑,却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  柳府后园
  “好了,你们也别跟着我了,怪烦的,我自己逛逛就回去了。”柳彦澈挥手赶走了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厮,独自走上了建在莲池上的九曲回廊。
  因为快要到十五了,所以今晚的月色也格外的好。彦澈扶着一根廊柱,微微探身望着一池开得极盛的白莲,身边绕廊而生的紫藤花正散发着馥郁的清香。
  彦澈微微闭上双眼,耳边传来前院宴会上的管弦之声,原本过分嘈杂的声响穿过盏盏白莲也被筛成了零落的音符。彦澈忽然觉得积攒了多日的疲倦突然爆发了出来,每一处关节都酸软地疼痛着,脸上原本的精神奕奕也被乏累的神色所替代。
 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拂去落在回廊座上的微尘,倚靠着廊柱坐了下来,一面抬手解开了仔细系好的发带,任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,紧张的神经也慢慢松懈了下来。
  他确实需要好好地休息了。他实在太累了,作为芩州最大的茶商未及若冠的二公子,作为柳府得宠却仍身为妾室的二夫人的儿子,作为相貌出众才智过人却锋芒毕露的柳彦澈,他都实在是太累了。
  想到这里,本来快要睡去的彦澈嘴角忽然凝出一抹讽刺的笑。锋芒毕露,确实啊,这就是他柳彦澈,大娘的评价一点都不错。可难倒这是他想的吗?任何人在这所巨大的府邸都要有自己的生
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